订房/加盟热线:400-1596-777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亏损不足为奇:伪民宿倒闭 真民宿春天才会来
来源:参见庄主    发布时间:2017-02-13 浏览次数:602次 [ ]

  笔者仍认为在休闲消费爆发式增长的当下,“民宿”仍有相当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大量民宿亏损,预示着“真正民宿”的回归和春天的降临。

  近日,一篇名为《民宿泡沫临近破灭,资本蜂拥将催生海量“美丽的鬼屋”?》的文章在网上盛传,引发许多人的关注。

  文中引述从业人士的表述,称95%的民宿处在亏损状态,并且由于数量疯涨、政策不明等种种因素,这个行业将是一个“死胡同”。

  其实之前,笔者也曾多次撰文表示民宿行业存在诸如投资目的不纯、休闲属性不足、运营能力不强、存在依附性强、抵抗风险能力弱、推广渠道狭窄等诸多问题。

  但未来趋势上,笔者仍认为在休闲消费爆发式增长的当下,“民宿”仍有相当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当下大量民宿亏损,甚至破产,并不代表行业将死,反而预示着“真正民宿”的回归和春天的降临。

  哪些民宿在亏损?

  什么是民宿?估计回答这个问题有点困难,因为民宿发展到今天,它已经很难再用一个简单概念去界定。

  一些美丽乡村的民房可以改建成民宿,西湖边的特色小旅店叫民宿,莫干山高大上的野奢酒店也叫民宿。那么,什么才是最初的、最本真的民宿呢?

  在百度百科上,民宿的定义是:利用自用住宅空闲房间,或者闲置房屋,结合当地人文、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提供旅客乡野生活之住宿处所。

  我们看到,现在民宿界奉为圭皋的台湾、日本民宿,大体上都是如此。

  但在国内,民宿的发展却有意无意走上了另一条道路。而这条道路的延伸,莫干山毫无疑问是关键主角。

  十年前,莫干山洋家乐的野奢酒店、设计师酒店出现后,恰到好处地地满足了政府、投资者、参与者等多方面的利益需求。自此,“莫干山模式”开始成为国内民宿发展的样板,各种打着民宿旗号的野奢酒店、精品酒店、客栈开始大行其道。

  可以说,莫干山让“民宿”的概念发扬光大,但也错误地重新定义了民宿。虽然我们还在口口声声叫嚣着要学习台湾、日本的民宿,但客观上,我们已经走入了迥异的另一条路。

  以至于台湾民宿协会的负责人在一次民宿论坛上公开表示:大陆的民宿其实已经超过了台湾民宿,只是你们已经不是民宿。

  然而,“忠言逆耳”,却挡不住各取所需的利益攫取。于是我们看到一幕幕行业奇葩景象:民宿故事越来越煽情;众筹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房间越来越少,甚至以少为荣;定价越高越好,低了都不好意思叫民宿……

  如此以来,当民宿的供给远超需求时,当游客抱着“看新鲜”的目的来体验民宿时,当房租水涨船高时,许多民宿的客流量、重复入住率必然大打折扣,尤其是一些房间较少的单体民宿,亏损也就不足为奇。

  伪民宿倒闭,真民宿春天才会来

  民宿的定义中,除了乡村闲置房屋、结合当地人文环境、乡野住宿等核心词外,还有一句关键的话:它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并体验有别于以往的生活。

  这句话其实给我们一个提示,即民宿不仅是住宿的场所,更是一种有别于以往生活的体验。换言之,民宿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

  什么是生活方式?粗浅地从字面理解,那就不能只是睡觉,哪怕是在漂亮房子里睡觉。

  而是要包含了正常的休闲娱乐活动,乃至生产劳动。比如,游客住下来之后,可以参与当地居民的生活中去,体验当地风俗人情,孩子们可以在大自然中接受户外教育,等等。

  但我们现在的许多所谓民宿,大多都只是一个个性的住宿空间,除了出门看风景,就是回到房间发呆。不严肃地说:这些民宿的房间连优衣库的更衣室大都没有,拿什么谈生活方式。

  所以,那些亏损或者倒闭掉的民宿,大多是没有内容、没有服务、没有温度、没有休闲配套,妄图利用一个新颖的建筑外观,外加一篇渲染情怀的网文就想“基业长青”的“伪民宿”。

  这些民宿亏损倒闭的根本原因,不是行业进入者太多,不是政府政策不明,甚至不是经营者本身素质不够,相反,恰恰它们是违背了民宿作为休闲消费的属性。出发点错了,后面如何去纠偏?

  从这个角度而言,大批“伪民宿”的亏损甚至倒闭,不仅不能代表这个即将寿终正寝,相反还意味着行业的混沌正在散去,春天即将来临。

  毕竟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民宿几乎可以视为刚需。

  休闲方式才是民宿的“大裤衩”

  潮水褪去,能看到谁没穿裤衩,但也能看到谁穿了裤衩。

  在大批民宿亏损倒闭时,我们也发现行业的一些新景象。

  比如莫干山的民宿标杆——裸心谷,如今正在悄悄转型。如果说之前它是以野奢酒店的设计成名的话,现在则是逐渐淡化住宿概念,其官网以及宣传册上,更多体现的是高尔夫、马术、农场、陶艺、亲子游乐等休闲概念。

  比如著名的佤山秘境精品生态酒店,如今改名西盟秘境佤寨稻田庄园。由酒店更名为庄园,突出稻田概念,也体现了这家著名稻田酒店对于休闲生活方式这一概念的重视和强化。

  再比如,去年年底发布的如家小镇品牌,也没有过分强调自己住宿的功能和优势,而同样把重点放在了旅游目的地打造,即综合生活休闲方式的理念上来。

  如此种种,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行业巨头和新生势力,已经开始进行民宿本质属性——休闲生活方式的转型和回归。此时的民宿,或者增加了一系列休闲配套,转型成为一个乡村休闲综合体。或者干脆放下身段,成为一个综合体中的住宿配套。

  让一滴水不干涸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它融入大海。那么,这种融入到乡村休闲综合体生态中的民宿状态,也将是民宿保持自己生命力和价值的上上之选。

  民宿的这种回归,还有一种好处是:此前,以“房”为核心的酒店模式,政策隐患可能长久存在。但如果民宿回归休闲属性,以“乡村”为核心,以“房”为载体,那么我们就是在做生态。纳入了社区营造的民宿生态,政策问题也许就不复存在。

  所以未来,大量单体的精品酒店、客栈式民宿或许亏损、倒闭还会继续,但我们在大量田园综合体、乡村旅游点、农庄等地,会看到一批批民宿,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

云之尚加盟/订房热线:400-1596-777


上一篇:趋势:2017酒店大数据应用将更具可管理性
下一篇:政府加速整顿丽江旅游“自愈”时间不多了
酒店预订| 旗下分店| 新闻中心| 微信订房| 关于我们
云南云之尚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滇ICP备14002191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102000396号
扫一扫